单张纸油墨:多家纸企一致认为纸价暴涨暴跌可能性不大



单张纸油墨:多家纸企一致认为纸价暴涨暴跌可能性不大
发布日期:2017/4/15

单张纸油墨:多家纸企一致认为纸价暴涨暴跌可能性不大


接到涨价通知10分钟后,王晓娅又接到一个电话,对方明确告诉她,纸板价格的涨幅从刚刚说的15%又提高到25%。这一幕发生在去年年底,但是近日纸价再涨的端倪显现。


4月8日至9日,全国一共有87家造纸厂调高废纸收购价格。与此同时,不少造纸厂也陆续对原纸开出“涨价函”。这似乎预示,纸价上涨将再次来袭,正在上游酝酿,并很快将向下游传导。


这同时也表明,纸品价格在经历去年底至今年初的暴涨暴跌后仍在波动。2016年10月,原纸价格开涨,并迅速带动相关下游纸品价格大幅攀升。但春节过后,尤其到3月份,纸价又出现“断崖式”下跌。这一轮价格震荡中,以用量较大的箱板纸表现最为突出。


这种暴涨暴跌在“世界工厂”东莞就有着直观且强烈的表现。东莞是国内规模较大的造纸基地之一,其箱板纸产能约占全国10%。


记者近日在东莞调查发现,无论纸价暴涨还是暴跌,背后均有多重因素叠加推动。


年前暴涨的根本原因是去产能,而环保督查则是导火索。东莞早在2015年即大举淘汰掉一批落后造纸产能,这使得该市在这轮价格异动中反应较快、较大。暴跌方面,则与需求进入淡季,及年前透支价格上涨空间不无关系。


对于后市,东莞多家纸企负责人对分析,产能在价格波动中逐步调整到位后,纸价再暴涨暴跌的可能性应不大。


这轮去产能背景下的纸价波动,对纸品产业还有着更深层次的影响,最具代表性的是促使东莞、深圳等地300多家纸箱厂成立“行业协会”,谋求联合采购规范经营,避免无序竞争应对价格波动和产业链整合。


纸价暴涨暴跌原因何在?


王晓娅是东莞市成益纸品有限公司的负责人,如今回想起来,她对当时疯涨的价格仍心有余悸。


“涨幅高,每次1吨涨三五百元,3天一个价,1个月就翻番,我们当时都说这不是纸价而是海鲜价。”东莞的另一家纸企,久泰包装的负责人林青同样对去年底纸价暴涨的情形印象深刻。


纸品市场,尤其是作为包装纸的箱板纸市场,过去供需关系比较稳定,简单来说就是呈现供略大于求的态势,因此价格也相对比较平稳,产业链上各级厂商在微利中发展,行业相对稳定。


但是,这种相对稳定的格局被打破了,外力是去产能。


以东莞为例,早在2014年该市就开始引导“两高一低”造纸企业退出。据2016年东莞公布的数据,该市共关停72家造纸厂,淘汰530万吨过剩造纸产能,约占当年全国去产能的20%。


王晓娅介绍,这部分产能尽管占东莞整体产能比重不小,但淘汰后并没立刻导致纸价大幅波动。因为当时有大量的外地纸及时补充到东莞市场,随着全国性造纸去产能效应显现,加上国家加大“治超”力度,运输成本上升,使东莞纸价在这轮中率先快速增长。


2016年,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全国推开,不少地方将淘汰落后造纸产能列为重点,如广东就完成了9.658万吨,远超既定目标。


“原来是东莞企业到外地买纸,后来变成外地的企业跑到东莞抢纸,出现倒挂现象。”林青说,煤炭等关联性强的大宗商品价格上涨、汇率变化也在推高纸价,多因素叠加推动涨价。


环保政策逐步收紧也直接导致产能减少。“年前的环保督查就像导火索。”林青说,由此造成的恐慌也加剧了纸价暴涨。


但是,暴涨之后很快迎来暴跌。春节过后,2月底原纸价格开始出现松动,到3月份,包装纸价格还是出现断崖式下跌。


记者了解到,目前东莞市场上,一吨芯纸的价格约为2600-2800元,比年前最高时跌约60%;一吨牛卡纸的价格约为3600-4100元,约比年前最高价时跌约30%。


“基本回归到一个较为合理的水平。”王晓娅说,“我们上游的很多二级厂,年后陷入价格战,都在降价抢单”。


王晓娅认为,暴跌的原因同样是多方面因素叠加。首先,节前的暴涨基本透支了价格空间,无法再涨;其次,节后是用纸需求的传统淡季,市场需求不振,供大于求迫使上游纸板厂降价;最后,年前价格暴涨时,很多纸厂到国外采购原纸,这些纸目前陆续到岸,进一步丰富了供给。


纸品产业转型加速


暴跌并非这场纸价波动的终章。


近期,国内纸品市场再现涨价“苗头”。仅4月8日至9日,全国一共就有87家造纸厂调高废纸收购价格,涨幅约在20元/吨-120元/吨。同时,还有不少造纸厂开出原纸“涨价函”,或者限产。


种种迹象似乎预示,纸价上涨将再次来袭,正在上游酝酿,并很快将向下游传导。关键是,这是否会带来新一次暴涨?


一些分析人士认为,纸价在经历暴涨暴跌后,市场开始出现一定的回归性调整,虽然再度下行几率不大,但应不会再暴涨。


林青认为,就原纸来看,目前产能调整基本到位,供求将重新趋于平衡和稳定。目前,诸多三级厂还未在采购纸板原料时发现涨价现象,但若原纸价格波动,可能会对纸板产生小幅的调价影响。


还有一些分析人士认为,最新的涨价苗头更多只是一个信号,甚至可以说是“假象”,希望在旺季来临前制造一种涨价预期。


中国好包装网CEO许玲珑告诉记者,不少造纸厂尽管发布涨价单,但实际上还没上调价格。目前市场在订单匮乏、供应充足的情况下,难再出现暴涨,但应警惕虚涨,尤其是人为炒作。


仅就东莞来看,这轮去产能背景下的纸价波动,对当地的纸品产业来说有着更为深层次的影响。


年前纸价暴涨的过程中,东莞诸多二级厂,也就是纸板厂“获利颇丰”,一些企业得以借机对设备进行升级改造,比如“小线换大线”,提高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。


“按照我收集到的数据,今年东莞新增纸板生产线约能增加产能接近8%左右。”林青介绍。


对处于产业链末端的三级厂,也就是纸箱厂来说,去年底纸价暴涨暴跌的恐慌,直接促使他们联合成立了一个由东莞、深圳等地数百家纸箱厂共同组成的“行业协会”,并且由众多会员组成一个行业联盟。


林青被推选为该协会会长。他介绍说,该协会希望建立一个全新的供应链机构,通过与合作供应商建立信息互通机制,结合产能合理调控会员采购需求,维持供需间相对平衡,获取相对平等的议价能力,稳定与二级厂的供求关系,进一步稳定价格,避免出现大的波动。


该协会还计划进一步整合产业链,希望实现产业链的扁平化,减少中间环节价格的不合理干预。“我们远景目标是能够整合到废纸收购环节,也就是形成一个闭环。”林青说。


中山大学经济学教授林江对记者分析,东莞的纸品产业的特殊性在于仍处于较为低端的发展阶段,同时面临着产能过剩背景下的竞争激烈,因而更容易在原材料等因素变动的作用下出现价格震荡。从这一点来说,东莞纸品行业要避免价格再次暴涨暴跌,根本出路还是加速转型升级,朝高端、环保方向发展。


林江认为,产业链整合、扁平化的思路是可取的,但前提是协会内部的企业能否实现率先整合壮大,从200家变成100家,如果还是简单松散组合,如何整合产业链上下游企业?


从前述几方面来看,这轮由去产能和环保升级诱发的纸价暴涨暴跌,在回归理性的过程中,最终落脚点还是在产业转型升级上。这似乎也是东莞希望看到的,制造业转型升级仍然是该市经济发展的主题。


纸张印刷的专用高光快干单张纸油墨生产厂家–


位于金融都市广州,主要经营各类印刷油墨及印刷材料,为”A尔斯”系列油墨独家经销商。公司占地面积20000平方米。自2004年成立以来,本着”锐意创新、与时俱进”的可持续发展的战略方针,企业不断开发出具有竞争力的新产品。


作为一家集辅料生产、销售于一体的企业,无论从技术的开发、销售网络的完善、出色的售后服务,还是到当今的电子商务等方面都具备了领先的优势。目前企业已通过ISO9001:2008国际质量管理体系认证、ISO14001:2004国际环境管理体系认证、获得美国大豆环保协会认证,并当选为中国日用化工协会油墨分会第七届理事会理事单位。


主营”A尔斯”系列高档胶印油墨为主导、兼营印前、印中材料为辅,包括单张纸胶印油墨,轮转胶印油墨,UV胶印油墨以及油墨辅助剂以及各种相关印刷辅料。特别是公司生产的”A尔斯”系列哑粉纸油墨和合成纸油墨,在此基础上,独创性提出了《胶印油墨质量可控制性》的基础理论,攻克了胶印印前存在的一系列难题,填补了国际同类产品多项空白,质量(特别是在抗磨、防脱方面)达到国际领先水平,得到各地相关企业广泛应用。


“A尔斯”哑粉纸油墨:解决了哑粉纸印刷长期存在的容易拖花、脱色等问题。


“A尔斯”合成纸油墨:解决了金银卡纸印刷长期存在的附着力差、容易脱落、上机容易结皮、印件难干等问题。


相关链接:http://yanglaolk.cn